【 】

这就是个放点脑洞的地方……时不时会作为日记用……文笔渣到没救…基本不会打tag…

谁来告诉我怎么@人……

@莫离/、相伴
tag的名字叫“杀手团的欢乐日常”
如果要放文的话,打这个tag就好~

不打tag别人看不见~

这是@莫离/、相伴 的自创小说番外~
小学生文笔,日语不附带翻译……
反正慎入。
不要在意标题(……)


好了,放个文:







神谷绫乃做了一个梦。
梦到了她还没有被爷爷救下,还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时的一件事。




那是一个雨天。
小绫乃昨晚刚刚被妈妈用碎玻璃扎伤了小腿,走路还走不快。
不断的有雨水飞溅到伤口上,疼痛几乎没有被缓和过。
但小绫乃还是打着伞一声不吭的在路上走着。
直到走到了一个路口,她实在是疼的不行,腿一软,整个人都摔在了地上,完完全全的成了一只落汤鸡。
她咬着牙,默默地爬了起来,双腿却一点不争气,最后她只能坐在了地上。
“少爷你不要这样!会感冒的!”
“不会的啦!这样多好玩~”
“但是…少爷您要是发烧了我们要怎么向老爷交代啊!!”
一个跑跑跳跳的男生在路口转了个弯,一眼看到了绫乃。
“那边的你!没事吧?!”
说着他跑过来,扶起了绫乃。
“平気です....あの、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。”
说着绫乃弯下腰准备鞠躬,结果一个没站稳,差点又倒在了男孩身上。
“少爷!…这个脏小孩是谁?请离少爷远一点!”
“诶呀王叔你走开点。”男孩一脸不耐烦似的。
“我叫方煜,你呢?”
“神谷……绫乃…”
“あやの?嗯……请多指教啦~”
他露出了一个太阳似温暖的笑容。
绫乃在那一瞬间呆住了。
因为从来不会有人自己跑上来和她搭话,更不会对着自己笑。
有这样一个人,应该……要好好珍惜吧……
路边驶过一辆汽车,地上的污水溅起,溅到了绫乃的腿上。
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不禁皱了皱眉。
不料这个细节被方煜注意到了,他轻轻地在她耳边问:
“怎么了?没事吧?”
她轻轻地摇了摇头。
“嗯…那我送你回家吧。”
“い....要らないです。”
说着转身就要走,却被拉住了袖口。
“腿…很疼吧,伤成这样。”
绫乃僵硬的转过了头。
明明不想被他发现的……
但当她看到方煜的眼睛,眼睑里范着心疼的感情时,便像被控制了般,点了点头。
“那我送你回家吧~就这么决定了~”
还是那个清爽的微笑,加上那种爽快的语气,让绫乃无法抗拒。
上一次被这样关心…是什么时候的事了?我…想和他,交个朋友。
“じゃ、お願いしますよ~”
于是她倾头微微一笑。
但她没想到这一笑,让方煜有多开心。
果然,长得再漂亮,也要笑起来才好看。



被送到不远处的一栋破公寓,绫乃下了车。
“今日は本当にありかとございました。”说着她又想鞠躬,却被扶住了。
“不舒服就别勉强自己了。”方煜一脸担忧的看着绫乃。
“はい、じゃ先回路よ、またね。”挥挥手,绫乃便走开了。
“嗯,有机会再见~”方煜也附和着挥了挥手。




再次见面,是一星期之后。
绫乃脚上的上已经好的差不多了。
幼儿园放学了,她又一次独自走在那条回家的路上。
结果他就遇上了正在那y条路上的自动贩卖机前买饮料的方煜。
“哟~好久不见。没再受伤吧?”
他还是一脸的热情的打着招呼。
“その後わもそなんの事か出てきませんでした。心配がありがとうです。”
绫乃让自己尽量微笑着回应,可惜心里的某些心事被看了个透。
“别骗我!”方煜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快,“把手给我看看。”
“はい…嘘いじゃてごめんな.........”
绫乃拿他没办法,把手摆到了他面前。
“怎么回事?”方煜这回脸完全阴了。
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啊!
“おがさんだ.........”绫乃轻轻地说。
“诶?!”方煜吓了一跳,“伯母平时…这么对你你怎么不反抗呀!你懂不懂得自我保护啊!”
“どさんに解るたよ!だも.....おがさん仕事の時わ至極疲れて.....だから、気持ち悪いわ普通だ.........”
绫乃越说越小声。
“你这么为别人着想,就不管管自己啦!”方煜气得有点想跺脚,“今天我去你家,看看伯母还敢不敢在外人面前打你!”
说着他拉起了绫乃的手。
“た.....ためです…”绫乃还没说完就被方煜拉着跑了起来。
不久之后,方煜想起这件事,就会后悔莫及。




“はい、とぞ。”绫乃拿了一杯水放到了方煜面前,无奈地笑了笑,“すみませんですよね.....うちわ、金がたくさんじゃないだ.....だからお茶で否いで.....”
“没事没事~白水也能喝啦~”方煜随便的甩了甩手,表示自己不介意。
拿起杯子喝水,他打量起了这间屋子。
这件房子并不大,也就二十几个平米,据绫乃说是她妈妈租的。
墙壁的夹角处,有一道裂痕,说不定到雨天还会漏水。
一个女孩子,住这种地方,很容易生病的吧…
“あの.....おがさんわ普通に早いかでじゃてわ.....行かないの.....”绫乃虽这么说,但脸上却没有一丝落寞,甚至还有点高兴,“でもな、こなで、もともとたくさんじゃの二人の時間があるのでしょ!”
原来这孩子的妈妈管她管得很严么…
“嗯…你高兴就好。”方煜随口答应了一句。
嘛……下次多带她出去玩玩就好。
就在这时,房门却卡擦的响了一声。
“まずいだ!おがさんわ回路じゃだ!”绫乃本来脸上仅有的一丝微笑被惊恐所覆盖,她压低声线说,“煜君、あそこはいいで、そして自分わ隠れてじゃで!”边说她边指了指放被囊的橱柜,“そして、何の事わ見てじゃででも、出で来ないで!”
“我知道了……”方煜拿绫乃没办法,于是快速爬到了柜子里躲好,想了想,又留出一条缝方便偷看。
一个身穿骚气短裙的浓妆女子走了进来,看到了放在桌上的水杯,又看了看正在往厨房溜的绫乃,缓声道,“綾乃な.......あなた、先ここで、友と一緒に遊びにじゃだだよな?!”说着她往前走了几步,一把拉过绫乃的长发,还不停的拉扯着,度何に言えじゃだわ明るだよ!うちわ金がいないで、そなんと友達言え!も!こなんの子、生じゃだわいないならばよかだなのに!満独ばかりで!”
女人越说越生气,最后把桌上的那杯还热乎着的水一股脑的洒在了绫乃的小腿上,又扇了她两巴掌,然后气呼呼的快步走出了家门,留下绫乃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地上。
事情发生的太快太突然,方煜还没反应过来,一系列的动作就已经结束了。
这时才会过神来的他,立马冲了出去,安慰着绫乃。
但是绫乃却像是人被抽空了一样,就只是呆呆的坐在那里。
“あの人.....初めてそ何お言えだ....そな.....私、いたいなんおだめに…うめえじゃだだろな.....”
不经意间,绫乃的脸上留下了温热的液体。
原来……我也会哭啊……
方煜看到对面的人突然哭了,以为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话,情急之下说了一句,“没有人生下来就有存在的理由啊!这种东西,是要在被生下来之后,自己去寻找的!如果你还没有找到,不要急,以后的时间还多,我陪你慢慢找!”
他没想到等到他再次定下神来看着绫乃的脸时,他会有一丝恍惚,因为那张泪痕未干的脸上,突然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,“ありがとうな、煜君。じゃ、私今から、煜君のためにが生きでるだよ~”
“嗯~找到了就好。那你就为了我,努力的好好活下去吧!”方煜一边笑着,一边举起手来擦去了绫乃脸上的泪痕。




两人的关系从那之后开始变的熟络起来。
绫乃每天放学路上,都可以看见方煜在那个自动贩卖机前等着自己。
然后两个人就一人拿着一杯饮料,并肩走在洒满夕阳的坡道上,背后拖着两束被拉长了的影子。
直到两人走到绫乃家的楼下,他们才会彼此默不作声的挥手道别。
一切变的那样的梦幻,那样的美好。





但那些美好的东西,总有一天会破灭。
一个月后的某一天,方煜照常送绫乃回家。
他们和往常一样,挥手道了别后,方煜就转身准备离开。
结果他还没走出多远,身后便传出了一声尖叫。
是绫乃的声音!
他花了0.1秒消化了这个事实,然后毫不犹疑的转身回到了绫乃家的门前。
当他气喘吁吁的到达时,他看到了触目惊心的一幕:
地上到处飞溅着血,空气中的血气弥漫开来;绫乃的妈妈倒在墙角处,满身是血,两眼空洞,看来已经离开了人世;两个年轻的男人,一个手里还拿着一把沾满血的刀,另一个则蹲在尸体的旁边摆弄着尸体。绫乃已经被吓得腿发软了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“看来这家伙家里也没多少钱嘛!白杀了一个人。嗯~?这两个小孩是谁啊?”蹲在地上的那个男人用戏虐的眼神看着他们两。
“神田,不用管了,反正都被看到脸了,杀掉就好了。”站着的男人一脸漠然的说。
“好啊~就这么定了吧!”说着他拿起了手中的屠刀(划掉)【什么鬼!!军刀,突然冲向了绫乃。
“绫乃小心!!!”方煜猛地把绫乃推开了。
下一秒,刀背重重的敲在了方煜的头上。
血,几乎是飞溅出来的。
“煜君!!!”
绫乃几乎崩溃,眼泪像决堤似的流了下来,她已经放弃活下去了。
这时,眼前一片血红,那个少年的手臂中了一弹。
“可恶……”少年捂着受伤的手臂,对着身后的男人说,“先走,现在流命比任务要紧。”
说着,他们便凭空消失了。
这个房间里,重新变的安静。
绫乃像力气被抽空,身体重重的倒在了地上。




重新醒过来的时候,绫乃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,墙角处的椅子上,坐着一个头发已有几丝花白的爷爷(?)
不知道为什么,在绫乃见到那个人的一瞬间,就知道是他救了自己。
“你好,绫乃,我叫圣战夜影。”(我其实只是懒得打日语了……反正是两个日本人说话,也没什么交流障碍啦~)那个爷爷一脸慈祥(?)的说。
“谢谢您救了我……”绫乃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,突然一脸惊慌地说,“那个…请问和我待在一起的那个男孩子去哪里了?。他…他受了很重的伤,要帮帮他才行!”
“不要紧,那个孩子的话,我已经安全的把他送到他的家族里去了。不过……”
“不过什么?!那个…请告诉我,煜君他现在怎么样了!”绫乃越发的交集,要不是家教比较好,可能会走上去把圣战的领子强迫他回答这个问题。
“他的话,人还好,就是……失忆了。”
“问了么……”绫乃的脸色暗了下来,“嘛,也好,要不是煜君遇到了我,也就不会出这种事了……但是,一个人怀着这么美好的记忆,感觉…有点…寂寞呢……”
“想忘记么?”
“嗯?”
“我说,你想把以前的事情全都忘记吗?”
“嗯……但是,不可能吧……”绫乃无奈的笑了笑。
“不,这个,我可以做到哦。”
说着,他将自己的眼睛对上了绫乃的眼睛。
这是……催眠?
绫乃缓缓的闭上了眼睛。
嘛……反正现过来,就能忘记一切了吧……




END.


PS.字数3875,写了将近两个星期……
正文原作貌似没有准备把它放上来……
然后因为文笔原因想要写出来的虐也没体现出来QAQ






被楼下家的WI-FI吓到了……
我去楼下住的是两个老人家吧……
这么高能的名字谁起的啊!!!

数课代的悲剧………

考了个周练……
动作满了点导致扣了个7分………
这还不是最不爽的……
没错!不爽是因为后面两位……
那两个不但做完了,还有时间在草稿本上画年轮玩的人………
你妹…做得快了不起啊……
会欺负学渣……
好吧,算你们了不起……

还有直角符号我知错了……
你下次就让我上90吧………

压力山大...

发现自己注册了LOFTER这么久才发了两篇......
而且还都是一些没营养的东西.....
然后转头看向自己的基友。
我是真的想看看...一个没发过什么同人的人是怎么攒粉丝的.......
然后...............
我去,她攒粉是靠ID和人缘.......
ID什么的我没什么创意...
再然后,我决定默默地靠同学互粉来攒粉丝。
于是现在有粉丝啦!*\(^o^)/*
最后再补一句,那就是我基友......=_=
我去我在干嘛!!!我是不是又写了些莫名其妙没营养的东西啊!!!
好吧...[好像身为文渣我只能写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]
文渣什么的...ylsd[提示:标题其实就是连在这里的]

我去手机被爸爸没收了...
说好的自由呢!!!
.
.
好吧,我其实是觉得自己上线太晚了......
其实真正的目的是----
祝枪王大大生日快乐!!!
(划掉)[我是真诚的!快看我真诚的大眼睛!!!(划掉)

很开心自己看了全职.......

因为第一次发现了和自己一天生日的人。

而且还是安文逸。

呵呵。

2015年的1月3日不用一个人过生日了。